页面版权所有:唐山市水泥工业协会  管理员入口

地址:唐山市路南区尚湖名筑11号楼一单元503室 电话:0315-2350389 传真:0315-2350389 

冀ICP备08010176号-1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唐山

>
>
>
李毅中谈去产能主要靠市场 地方需立“责任状”

新闻中心

资讯详情

李毅中谈去产能主要靠市场 地方需立“责任状”

分类:
行业聚焦
作者:
来源:
2016/03/24
浏览量

   “去产能”为2016年经济工作中五大重点任务之一。 

 

    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,要着力化解过剩产能和降本增效。重点抓好钢铁、煤炭等困难行业去产能,坚持市场倒逼、企业主体、地方组织、中央支持,运用经济、法律、技术、环保、质量、安全等手段,控制新增产能,淘汰落后产能。中央财政将安排1000亿元专项资金,重点用于职工分流安置。 

 

    全国政协常委、经济委员会副主任,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李毅中表示,在政府、企业、行业间达成共识后,除了依靠市场化的手段淘汰落后产能,各地还需要有“责任状”。 

 

    今年工业预期目标有望实现 

 

    记者:工信部表示2016年要力争实现规模以上工业增长6%左右,这个目标能否完成?未来工业增速走势如何? 

 

    李毅中:2015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增速,在逐月下行;从企业经济效益看,2015年规上工业企业利润为-2.3%;还有规上工业企业亏损面、亏损额等指标,再参考其他数字,比如说工业用电量、铁路货运量,还有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(PPI)。从数据综合判断,2016年工业下行压力还在加大。 

 

    虽然工业下行压力大,但是经过努力,还是有希望实现预期目标的。这需要狠抓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主抓两件大事,一是传统产业的改造优化升级转型,二是新兴产业、高技术产业的加快培育发展。 

 

    国家已经出台了重大改革措施,包括2016年完成“去产能”“去库存”等五大重点任务,政策若能落实到位,这能够使得工业提高质量和效益,进而达到工业增加值的预期增长。 

 

    “去产能”需地方定下指标 

 

    记者:2016年把“去产能”定为五大重点工作之一,如何推进? 

 

    李毅中:化解产能过剩十多年,应该说取得了一定的成绩,但大家有不满意,有些产量还越来越多。但是,也不能否定这十多年的工作。通过这十多年我们摸清了情况,统一了认识,为进一步去产能奠定了基础。 

 

    原来认识是不统一的。国务院点了包括钢铁、煤炭等在内的六个行业,大家承认宏观上确实存在过剩。但是,都不承认自己(这个行业或地方)存在过剩。那么化解过剩的措施就无法落实。 

 

    现在经过十多年,经济下行暴露出很多问题。可喜的是,行业、地方甚至企业逐渐承认自己过剩了,而且钢铁和煤炭是绝对过剩。 

 

    为什么呢?最近两年,钢铁产量连续下跌,去年钢铁产量下降2.3%,消费量下降5%,煤炭两年产量下降3%左右——这两个行业的产量峰值出现了,所以可以说钢铁和煤炭绝对过剩。 

 

    共识逐渐达成,应该要淘汰落后,将僵尸企业清理出去。化解产能过剩,从原来是外部压力、上级指令,现在变成了自发。 

 

    具体执行起来肯定有许多困难。但是政府工作报告中讲了,中央支持、地方落实责任、企业是执行主体,更多运用市场的办法。用法律、技术、经济的办法,规定能耗、排污、质量、安全指标,这是国家的法律法规,具体企业若达不到,比如限期半年进行改造,半年过去还不行,那这些企业就要退出。这是用法律、技术的手段,设定一定门槛。 

 

    比如工信部过去给钢铁产能的淘汰两个指标,一个是四百立方米以下的高炉,一个是三十吨以下的电炉和转炉要关。当然还有其他指标,但是因为其他指标强调得不够,使得“上有政策、下有对策”——你要关停四百立方米以下高炉,我就把它改成五百立方米。所以,要吸取以前教训,那现在就是要加上能耗、环保、质量、安全等这些指标,更多的运用这些办法。 

 

    第三,国家政策给以支持,中央财政拿出1000亿元,用于员工安置,政策含金量还是很大的。 

 

    中央的决心大,政策力度大,各部门要落实很多政策。我觉得还要落实到产能过剩的省市、行业、企业。中央需要有一个去产能的时间表,关停哪些企业也要有落实计划。对此,大家也不要有疑义,认为是行政力量,化解产能需要发挥我们的优势,要切实“去产能”,各地得有责任状,还是需要有指标。 

 

    记者:去产能过程中,对僵尸企业的认定,目前各方说法似乎有不同? 

 

    李毅中:现在提出了“僵尸企业”,这个名字不好听,谁也不承认自己是“僵尸”。对僵尸企业、落后产能的定义都要指标,比如过剩产能就是整个行业的产能利用率,国际公认的是低于70%就严重过剩。 

 

    僵尸企业、落后产能,过去有一些说法,多是从技术上讲,比如说严重浪费资源、污染环境、不符合安全规定、产品无市场、改造无望等。 

 

    我理解的“僵尸企业”主要从财务上讲,年年亏损、资不抵债,甚至是靠银行赖账、拖欠银行贷款,甚至有的企业可能还有地方补助财政补助,这样来过日子的“僵尸企业”就要除清、退出,把资源、市场让出来,让那些好的企业有发展空间。 

 

    怎么退出?最大的问题,一个是职工的安置,一个是资产、银行贷款的处理。首先是职工的安置,刚才讲了,中央财政出资1000亿元用于人员安置的奖补,这个措施很得力。至于企业层面,如果企业破产,需要变卖资产等,钱首先用于安置职工。员工安置,一方面可以解除协议,另一方面是投入到转岗、培训再就业,这些过去都有经验。至于坏账,企业自己要处理,银行当然也有责任,确实执行起来难度很大。 

 

    去产能是五大任务中的第一任务,可能也是最难,也是最关键的。但是经过这十多年逐渐形成了共识,有内在的动力去产能,加上中央这么重视,形势逼人,按照市场的规律,支持措施含金量力度加大,应该能处理好的。 

站内搜索

搜索